端午, 端午

/师建军


躁动的船桨

疾驰的龙舟

把汨罗江划开一道又一道伤口

涌出的血液浓于滔滔江水

朝阳衬托着山顶的最后一抹暗红

我鄙夷这种视觉上的孤傲

尽管有无数个身影在地平线欢呼

 

有一个友人在水底休憩

请别惊扰他唇角的微笑

您的尖叫和唿哨

只能使他的梦境更加沉重

 

一切喧嚣的号子

只为一块啃不动 嚼不烂

咽不下 消化不了的铮铮铁骨

一江粽子 核硬 夹生 未熟

我们用良心煎熬

就用这五千年的大火

让它沸沸扬扬

怒吼  咆哮

 

河岸的野艾已插满万户门楣

有人踏歌而行

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

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……”

     
© 优盈娱乐集团2009-2010版权所有 本刊文章版权受法律保护,如欲转载,敬请致电编辑部联系,否则,本刊保留依法追诉之权利